雅与俗:二十世纪中国文学的两难处境

一、雅文学与俗文学的概念内涵
雅文学:即具有深刻思想内涵,具有思想性鼓动性,以期对现实进行干预的文学,或者是追求永恒的审美形式和审美对象,装修人类心灵千百年的文学。选择“为艺术而艺术”或者“为人生而艺术”的,甚至是两全其美的,以文人的趣味为标准的“严肃文学”就是雅文学。
俗文学:即以娱乐精神或平民大众为本位的文学,消解了文学精神深度,不注重文学的社会性与审美性,着重于文学的娱乐性或消遣性。在现代商品经济社会中,俗文学同时着重作品的商业性和获利性。以大众的趣味为标准的“通俗文学”就是俗文学。
但是,首先,雅文学与俗文学不是界限分明的,它们具有模糊性,同时雅文学和俗文学又可以相互转化。例如古代《诗经》里的“风”,在当时是大众的平民的,在现在却成了经典。
其次,两者并无高下之分,大众的趣味和文人的趣味具有样的价值,都应该获得社会的认可和尊重。雅文学并不意味着高贵和美,俗文学也绝非低贱和丑的象征。雅文学与俗文学之别,实际上已经不是新旧之别、中西之别、传统与现代之别,各有各的标准。

二、《骆驼祥子》与《啼笑因缘》的区别何在
《骆驼祥子》与《啼笑因缘》可谓是雅文学与俗文学的经典代表作之一,它们之间的区别可是说就是雅文学与俗文学之间的区别。

(一)对描写生活的态度上
雅文学通常一种是完全的反应生活的本来面目,丑陋、美好等尽收眼底;另一种是写出了生活应该有面貌,写出了生活的与人性的美好。《骆驼祥子》则是尽力描写出以人力车夫祥子为代表的北平城里穷苦人的生活,展现了劳动人民生活的黑暗与苦痛。小说完整的写出了当时北平的劳苦人民生活的全景。
俗文学往往描述一个孤立的、单独的事件。《啼笑姻缘》中写了樊家树与街头卖艺的女儿秀姑、唱大鼓的少女沈凤喜和官宦小姐何丽娜之间的爱恨情仇。小说的主要描述点在年轻人的爱情观、金钱观,不在于对社会进行深入的描写与反映。
(二)对感情的处理上
雅文学一般是表现感情,是作家把自己的感情剖开来给大家看,将个人的情感通过理性的描述公共化。在《骆驼祥子》里,老舍表现的情感是对劳苦大众深切的同情,对压迫人的人的憎恨与无奈。
俗文学具体表现为煽情,刻意制造曲折悲惨的情节来赚取人的眼泪,在感人的情节中,作者自己并不一定被感动。《啼笑姻缘》中当沈凤喜为金钱而嫁给军阀刘德柱,樊家树得知之后的伤心,并且还为凤喜说话,这时读者就会被家树的深情和凤喜的无情所感染。
(三)对读者的态度上
雅文学的目的效果指向人生的严肃性,往往不理会读者的阅读水平与审美标准。老舍《骆驼祥子》的语言清晰容易理解,但并没有供读者娱乐的幽默感。而是写民众身边的经验和事情来打动读者,改变读者,给读者心灵上的震撼。
俗文学的目的效果在于吸引读者,供读者娱乐和消遣,与人类的灵魂无关。并且在情节上曲折,情感上刺激,脱离现实生活,才能给读者以消遣的目的。《啼笑姻缘》中,关寿峰和秀姑两人武艺高强,可以飞檐走壁,帮助樊家树杀掉军阀张德柱,这在现实中基本是不可能的。这样的情节只是给读者以娱乐和消遣。
(四)在思想的深度上
雅文学作品(这里指《骆驼祥子》这种现实主义文学)力争在思想上达到一定的深度,为了表现某种情感或反映某种现象。《骆驼祥子》中,老舍力图表现下层劳苦大众企图通过自己的努力而得到美好生活的愿望在当时的社会是不可实现的,表现了当时黑暗社会对穷人的压迫与剥削。
俗文学作品要达到的目标不在思想深度上, 没有独立的思想。它们要通过曲折的故事情节来达到引人入胜的效果,甚至有的还有封建思想的残余。《啼笑因缘》中,关寿峰父女就是古代侠义精神的代言,樊家树是才子,何丽娜是佳人,整个故事的结构没有脱离古代才子佳人的小说构架。
lovelyca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